日常工作繁忙,碌碌之余有闲暇,便和石头、盆景、把件等赏玩之物待在一起,与它们共生息,万物所来感受,内心昭然不惑,为我「研山」之意。


钟爱石头,已经十数年,长坐观石,其中的乐趣,如古人言,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石虽不能言,却于无声处授人朴素天真的旨趣,应和内心观照。如一切寄托之物,在我眼中并非没有生命的外物,而是有灵性常变化的主观,它或崎岖或嶙峋或敦拙的姿态,予人精神之定力。

石令人古,不是妄言。至于用「书」的方式来「写」石,在纸上复写古今名石,研之摹之,让它们以字的形态出现,我并不将其视之为一种纯粹的书写,虽然它仍然脱胎于传统书法,但我更许之与画意,让它更有排布之阵。笔墨有势,书写时,浓淡、深浅、明暗、虚实,随手映发,笔势的行走,自然有张弛有度的节奏感,也让书写本身更富有随心的变化,这一点,与我观石也是互文。

内容、形式、表达三者之间,似乎没有关系,却又内在紧密联系,即便不知石,观者也能够从这样的书写和内容中想象它们一二,体会它们一二,如此,这次展览的目的便达成了。

研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