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新如善于将日常目之所触的事物收集在一起,以其特有的幽默和嘲讽将之加以重组和装配,在他的装置中汇聚成一个符号化的王国。尤其是作品中对于公路标识的改造,显示出艺术家对于现实困境的反思。现代社会往往通过高度发达的公路系统联结成一个矩阵,个体成为了一个个时常在矩阵中移动的锚点。我们看似自由的意识和行动事实上却无时不刻在被系统所划定的线路中滑动。在路标和指示牌甚至信号灯提供便捷的表面秩序之下,现代人生命的轨迹却被漠地规划着。人在这样一个简单扼要的指示之下也顺理成章的符号化了。

在作品中,龚新如集合情绪和欲望的各类描述,并将之标示成路名置于眼前。当观者置于作品前时仿佛经历着标示的指引和提醒,从将观看的过程模拟成在驾驶时对于路标和信号的遵从。如同在警示着我们被自身所设计的秩序规劝和驯化的浑然不知。讽刺的是,艺术家煞有介事地将这些指示标识随意堆砌在一起。混乱的情绪和欲望在这里相互交织、碾压,全然失却了作为平日指示的规整和清晰。仿佛将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突蓦然地抛掷于我们眼前。标示中各种醒目的印刷字体裹挟着渺小虚弱的人形符号,暗示着我们自身的困境,也揭示着某种无可挽回的同一。



赤生活